归思长辞。

大概…只是一个文思不定时井喷的小透明。远目。

【月歌】新葵:花之恋(联动)

#短
#半命题作文
#我流新葵
#ooc有


00.

小雏菊的花语是,深藏在心底的爱。

我喜欢你。那,你呢?


01.

“叮。”

手机提示音响过了一声,卯月新习惯性地按亮屏幕,划开手机锁屏。

白色的邮件图标在没有灯的夜晚显得有些刺眼,屏幕上不停闪烁着「1条新信息  from  kirakira的王子大人」的字样。

卯月新露出了无声的微笑,点开邮件,一行一行地仔细阅读邮件上的字:

“新,在认真听吗?今天有好好地吃饭吗?虽然说拍摄任务的进程变化不定,但是也不要忘了吃饭哦?午饭和晚饭,都是~

啊,这次是新自己一个人工作,新要好好地听staff桑的话,不能给大家添麻烦呢?

对了,也不能随时随地睡觉哦。虽然知道新很容易犯困,但是工作期间就好~好地打起精神来吧?

用来防止新犯困的薄荷糖放在背包的夹层里,如果困了的话就吃那个吧?是夜推荐的哦,所以味道和效果都很不错呢~

还有,天气预报说新那里最近会下雨哦?所以如果下雨了的话,要好好避雨,不能淋湿哦?雨伞已经放在背包前面那一栏了,新记得拿出来使用。

……啊,休息时间快结束了呢,那就先说到这里吧。新也是,今天的工作要好好加油哦!”

卯月新望着屏幕,露出了无奈的笑。一边对信息的内容逐一进行回复,一边在心里感叹着爱操心的葵王子果然不是一般的唠叨。

把编辑好的短信点击发送,显示发送成功之后,下一秒,又一条短信提示弹出,署名仍然是「from  kirakira的王子大人」。

想必是那家伙犹豫了好久才发的吧?这么想着,卯月新点开了新的邮件:

“新,一下,就一下,好吗?……新不在身边……稍微,有点安静呢。”

卯月新愣了愣,似乎是对这句突然出现的话有些意外,然后快速地在手机上敲下回复的话语,锁屏,把手机放进枕头底下,用不到一分钟的时间进入了睡眠之神的领域。

“是吗?我也是喔。放心吧,staff桑说过,拍摄任务不会持续很长时间,我很快就回去了。”



02.

作为同是年中组的搭档,卯月新和皋月葵的工作基本上是配合进行的,所以分开工作的机会并不常见。

但是并不常见,不代表这样的情况不会出现。

像是这次,为了时尚杂志的一次「FLOWER STORY」相关的访谈,卯月新独自一人跟随拍摄组来到了与东京相距甚远的香川县的一处花田参与拍摄。

这次的杂志访谈是面向全体粉丝的。以花语为主题,以不同的偶像为主人公,讲述不同的花语背后隐藏着的爱情故事。

在正式开始工作之前,staff桑正在花田中忙碌地布景,取景,摆放道具。在不打扰staff桑工作的前提下,卯月新百无聊赖地在拍摄现场闲逛了起来。

这一次的故事,是一个关于守护的故事。听说是因为粉丝们都一致认为,卯月新看起来就像是童话中忠心耿耿地守护着公主殿下的骑士。

所以,当卯月新在角落看到一大束摆放着的小雏菊的时候,他一点也不意外。这种洁白无瑕的花儿,看起来干净又朴实,好像的确跟守护有点关联。

“啊,新君,早上好~拍摄还没有开始,新君可以先去休息一会儿哦。”一旁养护鲜花的staff桑一抬头,刚好看到了走过来的新,挥挥手冲他打招呼。

“辛苦了~。这次的拍摄道具是雏菊啊。用花语做背景,用花做衬托,听起来很浪漫呢?”

“没错没错。听说这次的道具还是粉丝特别推荐的哦?说是雏菊和新君很般配呢。”

“诶,这样啊,我知道了。既然是粉丝们推荐的,那我当然不能拒绝了。嗯,决定了,为了一直支持我的粉丝们,今天也要好好打起精神!”

“哈哈~燃起来了,新君脸上会有表情还真是很难得一见的情景呢。”

“诶,什么什么,很难得吗?明明就超常见的。你看,我现在就在笑啊。”

“真的很难得呢。不过,听说这雏菊花里还有个令人动容的小故事哦,新君想听吗?”

“嗯?什么?”

“传说,曾经有一对恋人,互相暗恋,却苦于无法表明心意。他们不甘于现状,却又害怕改变。有一天晚上,下了大暴雨,引发了泥石流,上山采药的女孩因此被困在了山上。男孩拼死救了女孩下来,正好这时,山下的雏菊花开放了,男孩就用雏菊花作为见证,在月下表白了自己的心意。所以后来,雏菊花被用来当作是暗恋的象征。”

“原来雏菊花里还有这么一个故事啊?嗯,真是个有意思的故事。”卯月新点点头,看着一旁的雏菊花束陷入了沉思。

“……抱歉,这个雏菊花,能不能给我一枝?”



03.
“辛苦了——”

“大家辛苦了——!!”

舞台剧的排练正争分夺秒地进行着,对于皋月葵来说,倒是显得紧张而充实。他有礼貌地跟staff桑和导演一一道谢之后,在难得到来的休息时间里,拿着毛巾和水在排练场边坐下。

从随身的背包里翻出手机,习惯性地看了眼时间,上午12:19分,已经到了吃饭的时间了。除了时间外,未读信息一栏写着「1未读信息  from新」。他笑了笑,点开了邮件:

“啊,葵~中午好。现在已经是吃饭时间了喔,葵吃过饭了吗?

我的话,已经在二十分钟前用餐完毕了。今天的金枪鱼海苔盖饭味道超~棒,以后有空了就带葵一起去吃!

拍摄已经开始了喔,托大家的福,拍摄超~顺利。啊,这次的主题是「FLOWER STORY」,我代表的花是白色的雏菊,听说是大家一致为我选择的喔?嗯,白色倒是第一次被用来作为搭配呢,明明平常都是黑色或者代表色比较多。不过,葵也觉得雏菊看起来很适合我吧?

对了,在继续工作之前,看到了一位意外造访的伙伴~咚!是一只黑白相间的狗狗呢,在角落里睡着了啊。所以轻~轻地,要「嘘——」,不要吵醒它了。

啊啊,有点困了,想跟它一起睡。但是工作还没结束,所以在那之前,我会好好忍耐的。顺便一提,葵给的薄荷糖很好吃~。

……啊,staff桑在找我了,大概是摄相机的调试结束了吧。那葵,我先去工作了~

附图  那位可爱的朋友[图片]”

皋月葵敲下了一行行回复的话语,附上了自己对事件的评价,和对生活上琐碎之事的叮嘱,然后点击,发送。

他合上了手机,露出了欣慰的笑容。看起来新在拍摄组里适应得很好呢,那么无论如何,自己也不能落后于他了。

“新,久违地充满了干劲呢?那,我也不能输给新。无论是记背台词还是练习杀阵,接下来都好好加油吧~!”



04.

为期两周的拍摄活动,很快便过去了一周。

在过去的一周里,卯月新觉得在香川县的生活和在东京也没什么区别,除了这里的空气清新,生活节奏缓慢,饭菜比较纯天然之外。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开始怀念起了东京。

“啊啊,想念葵王子的料理了,还有草莓布丁和蛋包饭。”他坐在窗前,摆弄着花盆里用水养殖的花枝,百无聊赖地望着窗外的雨幕发呆。

今天是个暴雨天,鉴于花田已经被雨水浸湿,到处都是淤泥,多有不便,所以拍摄导演临时决定取消今天的拍摄,改为在室内做采访。

采访进行得很快,所以结束得也很快,但是窗外的暴雨依旧没有要停的迹象,淅淅沥沥地笼罩着整个香川县。

这不是一个适合出行和工作的天气,所幸预定的行程里还预留了让整个拍摄组休息和游玩的时间,不至于被突然而来的天气打个措手不及。

而且拍摄工作已经接近尾声,接下来的工作只有整理已经拍摄好的照片和适当补拍镜头,所以导演索性大手一挥,放了整个拍摄组一天的假。

于是,卯月新难得地没有睡觉,而是百无聊赖地趴在了窗前。

他望着窗外的雏菊花田,洁白无瑕的花在风雨中不受一丝干扰。即便偶尔有一两枝雏菊被风雨打折,染上淤泥,也依旧不改洁白的风骨。

“雏菊……深藏在心底的爱,吗。”

他突然有点想念皋月葵了。这种想念跟以前离开东京去外地工作的想念不一样,是无法被强制压下的念头。

他翻出手机,想给他打电话,想听一听陪伴在他身边多年的那个人的声音。但是电话拨通后,里面什么声音也没有。

他放下手机,下意识地看了眼手机信号的标识。

……嗯?没有信号?



05.

……下雨了。

皋月葵收拾好厨房里用过的餐具,把洗好的碗筷擦干水,按顺序摆放进消毒柜里,然后解下围裙离开厨房。

他随意地望了眼外面的天色。天空灰蒙蒙的,什么也看不清楚,密不透风的雨幕笼罩着整个月之寮,细细碎碎的雨声不绝于耳,他站在不开灯的房间里,觉得所处的环境显得有些昏暗。

“外面下雨了呢……天气预报说最近要下雨,没想到这么快就来了……果然没有骗人呢。”

他随手打开客厅里闲置了许久的那盏廊灯,以便后面工作回来的人视物,不至于在阴天看不清脚下的路。

“新,没问题吧?”他有些担忧地望着窗外的雨幕,“不知道香川县下雨了吗?虽然给新准备了伞,但是新会不会因为忘记带或者嫌麻烦,直接一路淋雨回到宿舍呢?”

皋月葵想了想,拿起了手边的手机,查看了一下未读信息。没有人给他发信息。

“新还没结束工作吗?那晚一点再提醒他记得带伞吧。”他放下手机,拿着打扫工具先回了房间。

电视里的女声用抑扬顿挫的播音腔播报着每日发生在各地的新闻轶闻,新闻过后才是天气预报。香川县明天大概也是下雨天吧。

“下面插播一则新闻,香川县因暴雨引发山体滑坡,部分房屋及通信电缆受到损坏,目前暂未发现人员伤亡,有关部门正在对事故损失进行排查,请附近居民注意防范。”

皋月葵愣了愣,转身找出手机,尝试拨打那个一直在与他通信的号码,试图得到一丝回应,但是无人应答。

“……新,没事吧?”



06.

……糟糕了。

这是卯月新现在心里唯一的念头。

他握着手中的手机,无论是电话还是短信,他统统都试过了,无法收到来自外地的讯息,也无法与外地联系。

“……既没有简讯,打电话也找不到人,葵现在应该很担心吧。”

之前staff桑有来过,说香川县的通信电缆被落石破坏了,暂时还在修复中,所以香川县的通讯信号受阻。修复通信电缆大概需要三天的时间,所以在通信电缆修复完毕之前,无法与外界联系。

窗外的雨已经停了,虽然天空还是灰蒙蒙的,但是已经可以外出活动了。摄影组的大家都陆陆续续地把器材搬到室外,想趁着还没下雨,抓紧时间补拍镜头。

他看了看窗台上在水中依旧盛放的雏菊,握紧了手中的手机,在心里下定了决心,转身奔跑出门,找到了正在安排任务的拍摄导演。

“失礼了。其实,我有个想法。通讯电缆的修复需要时间,在此期间我们与外界无法联系,多有不便。加上香川县连日暴雨,难得放晴,所以我想,把拍摄任务提前进行,申请提前返回东京。”



07.

皋月葵迷迷糊糊地醒来的时候,是在房间里的沙发上。他摸出手机看了看时间,2点47分。

电视还是开着的状态,停留在新闻频道,重复播报着白天播报过的新闻。他揉了揉眼睛,起身关闭电视。

房门突然响起了敲门的声音,而后那人不由分说地推开门走了进来,手上的雨伞还在滴水。他微微喘息着,看起来像是一路飞奔回来的。

“新……?”皋月葵愣了愣,轻声念出那个熟悉的名字。

“葵,是我。抱歉,因为通信电缆被损坏了,信息一直传不出去,所以失去了联络。让葵担心了,对不起。”

皋月葵松了一口气,露出一脸释然的微笑:“呼……原来是这样。不管怎么说,新没事真是太好……”

话音未落,皋月葵突然被拥入了一个坚实而温暖的拥抱。他有些怔愣地看着眼前的景象,有些反应不过来,睡意一下子消散了大半。

“新……”

“通讯被切断之后,我一直都很着急。想着「糟了,什么都没说就消失了,葵应该很担心吧?虽然表面上不说,也不想让大家担心,可是自己说不定会变得乱七八糟的呢?」,所以我很努力工作,向导演申请,提前返回东京了。”

“……”

“我想让葵醒来以后见到的第一个人是我。”

“新,为什么突然……”

“葵,听我说完。”

“staff桑向我讲述了一个故事,是这次拍摄的背景故事。那个故事让我意识到,如果把爱意藏在心底的话,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失去了。”

新把葵轻轻推出了自己的怀抱,他在随身的背包里翻了翻,翻出了一枝被保护得很好的白色雏菊,一脸认真地看着他。

“所以,葵,我喜欢你。你也,喜欢我吗?”

葵不自然地移开视线,手无意识地攥着衣角,试图转移这个他并不擅长的话题:“啊……啊,新,你刚回来,要不要先去洗……”

“葵,回答呢?”

他认命一般地闭上眼睛,心里唯一闪过的念头,大概是,这次再也藏不住了。

他的脑海中突然闪现了很多画面,有幼时在家门口的,有小时候在教室里的,有少年时期在篮球场上的,有成年后在舞台上的。画面最后定格在了那个人没什么表情,却无所谓地笑着的脸上。

『葵,我喜欢你。你也,喜欢我吗?』

那个陪伴他一直长大的人,没有发出声音,也没有改变姿势,他一直维持着拿着花的动作,逆着光的面容,分明还带着小时候的影子。他的眼神里盛满了认真,他在等一个答案。

皋月葵低着头,沉默了一会儿,才轻轻点了点头,小声回答:“喜、喜欢……”

卯月新露出了得逞的笑容,凑上前,在皋月葵的额头上轻轻地印下了一吻。

“我也,最喜欢葵了。”

皋月葵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涨得通红,他仍然闭着眼睛,犹豫着是该留还是该逃。

得到了想要的答案,卯月新似乎心情大好,一边哼着歌,一边开起了玩笑:“呼呼呼~葵君,脸好红~♪”

“哇啊啊啊啊啊不要再说了!!所以说新身上都湿透了先去洗澡吧!!我去准备衣服!!”

皋月葵红着脸钻进了里屋,而罪魁祸首仍然一脸无辜地站在原地,仿佛这一切跟他毫无关系。

“是是是,遵命~”


END?
————————————————
恋:葵桑怎么睡到现在还不起来!这太可疑……新?!为什么跟葵桑睡在一起?!那家伙对葵桑做了什么呀啊啊啊啊

驱:嘘、嘘!!恋,安静点!!你没看到他们两个都睡得很熟吗?!葵桑最近一直都睡不好,让他们两个多睡一会儿吧!!

恋:什么?!切,便宜他了,等到下次我一定要……哇啊啊啊驱桑不要拖我啊!!!

新:……嗯?天敌出现的预感zzzZZ
————————————————
END♪



一点乱七八糟的后记。

这是策划了很久很久的联文,我负责的是代表暗恋的小雏菊。

在开始新的文之前,突然有了一种奇怪的想法,想写看起来不普通的人普通的一面。有了这种想法之后就忍不住动笔去描绘了。

他们是偶像,他们也是普通人,有普通人日常的一面,也会担心,会害怕,会不知所措,所以反而把笔触都用在这些方面了。

是的,这是一个虚惊一场的故事,是一个发生在雨天的关于暗恋的故事,我很开心他们在最后终于意识到了自己在对方心中的位置,得偿所愿。

很抱歉花田这么浪漫的素材被我用来当背景,因为在我看来,浪漫不需要陪衬,只要心意相通,无论何时何地都可以很浪漫。

这是属于我的,关于卯月新和皋月葵的故事。

希望你们也能喜欢。

最后,跟大家联文真的是很开心的一件事,大家一起讨论,一起赶稿,真的很有意思。希望下次还有机会继续联文。

评论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