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思长辞。

大概…只是一个文思不定时井喷的小透明。远目。

【新葵新】Ache&Deny

文/慕归辞

#短

#意识流

#葵视角

#声优梗

#ooc有,性格偏离有,断章取义有

#命题作文x

#是糖是刀你们说了算

#BGM:KENN - Ache&Deny

都能接受的话↓

是什么样的痛,能让一个人下定决心斩断过去的联系,丢弃所有的包袱,将珍视的回忆连同本不该存在的感情一起,全部埋葬进内心的最深处?

是期待屡次落空的失望。

是反复被无所谓的话语刺穿的创伤。

是放弃心中本不该存在的幻想。

他知道的啊……全部,都知道的。

这只是和以往一样,用爽朗的笑容掩盖着的、他本就知道的事实。

他想,这一次,他终于能够明白了。

那些被他婉言拒绝交往请求的孩子,内心真正的想法。


~「已经无法回头了,已经失去的日子」~

他站在灰暗的房间里。房间里没有开灯,窗外也没有明亮的光线。他只是这样呆呆地站着,像失去了全部的灵魂。

无论房间里有着怎样明亮的颜色,此刻对他来说都毫无分别。在他眼中,世界现在不过是由黑白灰三色组成的单调世界罢了。

那个一直陪在他身边的人,现在在哪里呢?

在哪里都好,他是习惯了自由的人。不受规则约束,也不会因为外力而打乱自己的节奏。即使自己一个人生活,也一定能过得很好吧。

窗外的天色灰蒙蒙的,不带一丝光线,像是一层散不开的阴霾,遮住了唯一的光亮,化不开的阴暗仿佛下一刻就能将这座孤单城市中的所有人全部吞噬。

暴风雨就要来了,他想。

他现在在哪里呢?会不会因为忘记带伞,而随便找个地方睡一觉再起来?或者,就这么直接暴露在雨中,痛快地淋一场?

他放任着自己的思绪肆意游离,又像是突然意识到什么似地,苦笑着摇了摇头。

那个人的事情,已经和自己没关系了不是吗?不管是习惯性的照顾也好,无谓的担心也好,全部……都已经没有关系了。

房间中唯一能让他感受到颜色的物件,是一把样式普通的雨伞,带着那人的颜色,明亮而耀眼。

他想了想,径直拉开了房门走了出去。


~「炽热的花朵不断重叠,曾经的牵绊在眼前不断重现」~

乌云反复加重的时候,暴雨如期而至了。沉重的雨水洗刷着城市的每一个角落,带走了干燥,也带走了生气。

他站在城市的中心,周围有撑着伞低头走过的人,也有为了躲避雨水而慌忙奔走的人。没有人在意他是否被雨水淋湿,也幸好,没有人在意。

不被人注视着,让他的心情轻松了不少。这样,他就可以随心所欲地做自己想做的事了。

他轻轻伸出手,任由水汽在他的周身环绕,将他包裹。雨水以极快的速度落下,碎裂在他的掌心里,又飘散在风里。

他忽然想起,在似曾相识的回忆里,他也曾经淋过一场大雨。

那一次,他们一起外出,碰巧遇到了突如其来的暴雨。那个人巧妙地将唯一的伞借给了不愿独自离去的小女孩,却让他们落入了有些尴尬的局面。

后来……发生了什么?

对了,后来他们本来以为只能浑身湿透地跑回家,却遇到了善良的店家,邀请他们进店里躲雨,还喝到了温热的饮料。

那一天,雨下得很大,浑身上下的衣服都湿透了。但他还记得自己那时的心情,就像是小孩子终于品尝到了最喜爱的糖果一样心满意足。

他想着想着,脸上忍不住露出了会心的微笑,但那微笑没能持续很久。他的嘴角僵了僵,微笑逐渐变得苦涩。

他记得那一天,他们在雨后的晴天下拉钩约定,约好了一起向着梦想努力。但是现在,说着绝对不会失约的人,悄无声息地去了哪里?

他感受到脸上有温热的液体划过,混合着冰冷的雨水,布满了整个脸庞。他突然庆幸他置身在雨幕中,没有人在意他的状况,这样,他的狼狈和脆弱,都只有他自己一人知晓。

他跪在雨幕中,像个失去了玩具一样的孩子一样,哭得狼狈不堪。


~「我曾选择的道路,为什么无法忘记」~

现在想起来,其实一切的发生都不是没有预兆的。离别的种子早早就被他们亲手种下。

只是他习惯隐忍,他避开不谈。

他一直都看得到横在他们之间似有若无的疏离,就像一条深深的沟壑,把他和他分成两个世界。

他习惯了他的陪伴,习惯了照顾他的生活起居,习惯了在他被误会的时候替他辩解。他也习惯了被他鼓舞,习惯了他的保护,习惯了在焦虑和不安的时候看到他懒散自由一如往常。

日复一日的陪伴让他们形成了无与伦比的默契,他们心照不宣地守护着共同的距离,谁都没有退后,也没有再前进一步。

本该是这样的。

他们本该这样相安无事,一直走下去的。

但是,他有一天他醒来的时候,发现那个人已经不在了。没有留下书信,也没有带走行李,房间里什么东西也没有少,只是少了一个会慵懒地躺在地板上睡觉的人。

简简单单,来去肆意,就像他这个人一样。

他曾经以为他只是出门散散心,很快就会回来。他这个人,想到什么就会立刻去做,从不管旁人怎么说怎么想,就像风一样自由,不受拘束。

所以他总是会去打扫他的房间,抚去家具上积攒的灰尘,把凌乱的陈设一一按照顺序整理好,把枕头被子摆放整齐,再掩上那扇厚重的木门。

他不是没有想过去找他,可他留下的痕迹几乎与他相关,认识他的人少之又少,如果连他都找不到,又有谁能知道他的所在呢?

可是现在,连他也失去了他的踪迹。

他失落地想,他果然还是被丢下了。

就算努力去追赶他的步伐,还是被他远远地甩在了身后。


~「我已经全部清楚,那张照片里的人」~

他终于再次推开了那扇厚重的木门。

那间房间里的家具,已经不知道第几次染上厚重的灰尘了,但他无暇顾及。

已经整理干净的书桌,简单地摆放着几件那人的随身物。他径直走到桌前,轻轻拿起桌上摆放的相框。

相框里,镶嵌着他们唯一的一张合照。

画面上,他们的头发还在滴着水,衣服被雨水浸湿,贴在身上,隐隐透出身体的线条。

他感受着被雨水环绕的清凉,露出了与遭遇不符的爽朗笑容。那个人则伸出手,好奇地看着落在掌心的雨水,脸上露出了难得一见的开朗笑容。

……那个时候,真的笑得很开心呢。

即使过了很久,即使最后两个人都被感冒折磨了很久,也从没后悔过那天在雨中胡闹的行为。

这样的笑容,已经有多久没有看到了?

看着那人的笑脸,他终于释然,露出了有些无奈的笑。

真奇怪,明明只是看着他的笑容,心里的焦躁都尽数褪去了,只留下了无限的安心,就像那个人一直站在他身前,为他挡下所有的彷徨无助一样。

那个人……是神明派来的使者吗?

他放下手中的照片,转身离开了房间。


~「四目相对诉说话语,即使毫无暧昧也无所谓」~

他回到了属于他自己的房间。

他像是失了力气一般,重重地倒进天鹅绒编制而成的屏障里,暂时隔绝了外界的干扰。

他想,他该好好休息了。

他想,那个人总有一天会回来的。他的家在这里,他所珍视的东西在这里,他……还在这里,那个人总有一天会回来的。

所以,他只需要把那个房间里的一切冻结在他离开的时候就可以了。

这样,就可以了。

即使自己还无法抑制心里多出来的感情,即使那个人的心里没有这样的感情存在,也没有关系。

只要他回来,就可以了。

未来的路很长,他还有很长的时间能够一直陪伴在他的身边。

他的呼吸变得清浅而均匀,他就在柔软的保护中,沉沉睡去。

“找到你了。”

他发出一声极轻的喃喃。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一抹天真的轻笑。

END?

——————————————————
“卡!摄影师确认录像,后勤组准备!”导演一声令下,后勤组立刻拿着毛巾和水围了过来。

“各位辛苦了。”葵深深地鞠躬,才接过递来的毛巾,开始擦拭头发上的水。

“葵君也辛苦了!”导演满意地露出笑容。

“这次的感情很到位,看得出葵君演得很投入啊。哈哈,看来开拍前对葵君说的话起了作用啊。”

“是!因为您的指导,让我有了方向,真的非常感谢。”葵露出谦逊有礼的标准微笑。

“没关系,不用这么客气的,大家都很喜欢葵君的表演啊。”导演不在意地摆了摆手。

“啊……是吗?那样就太好了。总之,还是非常感谢您。”

“哈哈哈,说了不用那么客套的。……啊,新君已经在等你了吗?那你们先聊,我去摄影组确认拍摄进度。”

导演说完,简单地点点头,转身离开了。新等到两人说完话,才慢慢地走过来。

“辛苦了,葵。给,专门跑到那边的热饮售卖机买的喔,还是热的。”新晃了晃手里的热饮,又把饮料递过。

“久等了,新。……是热咖啡啊,谢谢。”

“不用客气,快喝吧,不要感冒了。”

“那我就不客气了~……呼,真冷啊。不过,顺利完成了任务,很有成就感呢。”葵喝着热咖啡,温热的感觉在身上蔓延,似乎驱散了一点寒气。

“是啊,葵很拼命,又是淋雨又是嘶吼的……听起来很累啊。”

“很拼命什么的……新你太夸张啦。只是难得拍摄剧情向的PV,所以想认真对待。”葵露出有些无奈的笑容,轻轻地摇摇头。

“不过啊,真是不公平……”新突然发出了一声意味不明的感叹。

“诶?不公平是指……?”

“为什么要选葵来演唱失恋曲呢?还要出演剧情PV,演出被拒绝时失魂落魄的样子……明明拒绝了48封情书的葵王子根本不会明白被人拒绝是怎样一种沉痛的心情的。”

新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一抹调笑,又装作一本正经的样子,悲天悯人地感叹着。

“唉,又来了……”葵以一副「我完全知道接下来会有什么发展」的表情重重地叹了口气。

“新,我不是什么王子啦。而且拒绝别人的情书什么的,我也不想啊……但是应对感情这种事,我真的不擅长。”

“如果要出演失恋曲的PV,当然要选择卯月新君我啊。毕竟,我可是把个人单曲唱上了失恋榜首的——”

新仿佛没听进去一般,继续得意忘形地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唉~真是太不公平了~”

“你给我差不多一点啦,新!!”

“啊痛。葵,下手好重……”

两个人的闹剧最后以葵的爆栗子收场,葵拍了拍手,索性无视了捂着头一脸委屈的新。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制作人会选定我演唱《Ache&Deny》这首歌,不过,既然被选中的是我,我想无论如何也要全力以赴。”

“不错嘛,认真的葵很帅气喔。”新投来一个鼓励的眼神,又道,“不过……葵,有一件事我很在意。”

“嗯?是什么,新?”

“葵是如何表现出不属于自己的情绪的?失恋也好,喜悦也好,我无论如何也不能很好地表现出来,所以……很苦恼。”

“怎么表现出不属于自己的情绪啊……”

葵轻声重复了一遍,突然想起了导演在开拍前对他说过的话。

“葵君,如果没有办法感受到人物心情的话,就试着把和角色相似的人物关系代入故事里想象一下,一定就能明白了。葵君难道就没有喜欢的人吗?试着幻想一下,如果有一天,喜欢的人突然离开了你,是什么样的心情?”

想到这里,葵下意识地把目光投向了新。却发现新也在认真地注视着他,目光中满是不解。

“呐,葵,为什么这么看着我?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

“啊……不不,只是忽然想起导演说过的话了。”葵轻轻地摇了摇头,露出一个高深莫测的笑。

“等到有一天,新有了喜欢的人,或许就能明白了吧。”

新微微一愣。

“我当然知道失恋的感觉了,不然要怎么把失恋曲唱上榜首啊。葵才是,不明白失恋的王子殿下~”

不明白失恋吗?葵无奈地摇了摇头。

完全不是这个样子的啊。

我现在……也能够明白那样的感情了。

“喂,葵君!视频很棒,今天就到这里吧!”摄影组的摄影师突然插话,打断了葵的思考。

“啊好!今天辛苦你们了!”

“那,葵——我们回去吧。”

新走在前面,看到葵落后了半截,用力地冲他招了招手。

“嗯,回去吧!今天有蛋包饭哦~”

“唔啊——葵最好了!!”

看着新一脸兴奋的样子,葵露出无奈的笑,跟上了他的步伐。

不明白失恋的王子殿下什么的,完全不是啊。

对吧?

END.

可能需要的补充设定。

1、设定是葵参加自己的歌曲《Ache&Deny》概念PV的拍摄,歌词部分是拍摄现场。

2、歌词顺序即PV顺序,故事的讲述方式是插叙。拍摄顺序是室内→室外。

3、故事仅涉及主人公(即葵)一人,不存在的“他”可以是任何人,包括听众,包括在看故事的你们。

4、故事的主人公和文中提及的“他”都是故事的主角。葵是代入自己和新,想象可能存在的分离,结合剧本,从剧情的角度进行叙述。

5、新葵是双向暗恋的设定。

后记。
最近沉迷KENN的歌不能自拔。

KENN的歌声真的很棒啊……可以很攻气,也可以很诱惑。可以很沙哑,也可以很爽朗。我不太会形容总之我吹爆!!!不愧是歌手出身的,真厉害啊……

《Ache&Deny》这首歌是偶然听到的,当时就觉得这个声线很接近葵,所以在想如果葵来唱这首歌的话,大概也是这个感觉吧。所以就想试着描绘唱失恋曲并且融入自我感情的葵。成不成功……你们说了算。

因为我完全不懂日文,不知道歌词里的那些括号是干什么用的,怕闹笑话,所以还是选择了用中文歌词做标题。看得出戏的话锅我背,我全背。

不过,能把失恋曲唱成情歌的葵王子殿下,也很想见到……不知道未来官方能不能满足我这个心愿。

KENN的葵是最棒的葵,无论是抓马还是角色歌,永远能把葵的可爱和爽朗表现得活灵活现。感谢KENN桑创造出了这么可爱的角色!!!

最后,有没有人跟我一样想把新葵绑进民政局,或者绑了新和葵其中一个让他们意识到对方在自己心中的位置。请你们不要再猜疑了,赶快去结婚吧!!!!!

评论(2)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