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思长辞。

大概…只是一个文思不定时井喷的小透明。远目。

【新葵】喂,你的花露出来了哦?

文/慕归辞

#短

#可能是段子

#流水账

#he小甜饼,请放心食用w

#ooc有,性格崩坏有

#新葵是普通高中生的设定

#强行情人节贺文x

#都可以接受的话↓



01.

这个故事,发生在一个奇异的世界。

这个世界有着「只要产生了强烈的情绪波动,就会长出对应的植物」这样一个听起来很可爱的设定。

比如,如果对暗恋的人表白,头上就会长出爱心形状的「爱恋草」。

比如,如果说谎骗人的话,头上就会长出黑色锯齿状的「胡说草」。

比如,如果感到害羞的话,就会长出带着浅灰色绒毛的「含羞草」。

诸如此类的事情,每一天都在这个世界发生着。

啊,请不要误会。虽然这个世界每天都在发生这样奇怪的景象,但是在这个世界生活着的人都是和我们一样普普通通的人类。

没错,和我们一样,每天都会上班上学的普通的人类。

至于这些异象……姑且就当做是某个玩心大发的魔王大人一时兴起的恶作剧吧。

总之,这是一个非常神奇的世界。



02.

五月末,已经渐渐入夏。

阳光透过树梢的缝隙,漏下点点黑色的光斑,映照在灰白色的校道上,被匆匆忙忙路过的学生踩碎,又重新聚拢。

潮湿的水汽混合着燥热的风,不断磨砺打击着每一位试图将注意力放在课堂上的学子的意志。

其中一位就是我们四月的守护者,卯月新同学。

“啊,好热……”

卯月新瘫在桌子上,一边挥着手给自己扇风,一边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了似的在抱怨。

“真的很热啊……新看起来像是要融化了一样。”

皋月葵一边好笑地看着趴在桌子上失了力气的幼驯染,一边把桌上的硬皮笔记本递过去。

“给,用这个扇。这样就凉快多了吧?”

“喔,真的啊!!葵,你是天使!!”

“天使什么的太夸张啦……”

仿佛已经习惯了新异于常人的描述,葵无奈地露出笑容,丝毫没把这套说辞放在心上。没过多久,他又收起了笑容,换上了正经的神色。

“不过,新,赶快打起精神来吧。下一节课可是长谷川老师的古文课,你也不想再被叫去办公室抽背了吧?”

被点到名字的新原本只是软趴趴地趴在桌子上假装自己与桌子融为了一体,在听到了葵的话之后索性把眼睛闭了起来。

“诶?新?”

“葵,我好像感觉自己到了天国,还看到了真正的天使。他们转着圈跳着舞,邀请我去一个没有古文的世界。所以抱歉,葵,我不能陪……啊痛。”

新还没有发表完自己的梦呓,脑袋上就结结实实地挨了一下。虽然力道不重,但也足以把他带回现实世界了。

“A——ra——ta!你头上的「胡说草」冒出来了哦?!”



03.

不管葵给的那一下结果如何,新的确在上课十分钟之后成功地断开了与现实世界的联系,进入了和水豚君的约会。

不,很可惜,今天的约会对象并不是水豚君。

“……「粗盐权佐酒,糟醅聊取暖。鼻塞频作响,俯首咳连连。*」这两组对句刻画了一个病弱的读书人,在漫漫寒夜中,独坐灯下,以粗盐下酒。一来是……卯月君?”

站在黑板前奋笔疾书的长谷川老师,似乎也注意到了与现实世界断开联系的卯月新。

不,要是注意不到,除非长谷川老师的近视度数已经达到八百度以上了。

“卯月君?卯月同学?……卯月新同学!!!”

长谷川老师气势汹汹的吼声终于唤回了卯月新的神智,后者却揉了揉眼睛,一副没睡醒的样子,有些茫然地看了看老师。脑袋上蹭蹭蹭拔高得正欢的枝芽像是突然失了平衡一样歪到一侧,看起来有些滑稽。

“……嗯?什么事……”

后桌的皋月葵努力地拽了拽新的衣服,试图唤醒他。

不过要想在不被老师发现的情况下做到唤醒新,那根本是徒劳。

所以,他的所作所为丝毫没被新感知到。所幸老师一门心思都放在新的身上了,并没有注意到后桌的情况。

“卯月新同学,你来回答这个问题!「粗盐权佐酒,糟醅聊取暖。鼻塞频作响,俯首咳连连。」一句在文中有着怎样的意义?”

“佐酒……为什么要用粗盐……草莓蛋糕不是更好吗?草莓蛋糕的话,吃多少都是……”

“够了卯月同学,你给我出去!!”

忍无可忍的长谷川老师一声怒喝,打断了卯月新即将开始的草莓食品安利演讲。

“上课睡觉就算了,你脑子里面都在想什么东西?你头上的「爱恋草」已经快长到天花板了!你就不能学学你后桌的皋月君吗?真是的……现在给我去教室外面罚站,放学后来我办公室一趟。”

长谷川老师推了推眼镜,不再管顶着长长的「爱恋草」的卯月新,径直回到了讲台上。

卯月新下意识地回头看了眼自家幼驯染,对方投来一个有些同情又无可奈何的眼神,就低下头继续认真做笔记了。

卯月新长长地叹了口气,径直走出了教室。



04.
“啊……真是噩梦。”

当葵终于等到被长谷川老师叫走的新时,太阳已经快落山了。新拖着懒懒散散的步伐,看起来刚受到了残忍的对待。

“辛苦了,新。”

葵露出了标准笑容,迎接着刚被长谷川老师放出来的新。

“不过,是新先在长谷川老师的课上睡着了嘛。”

“啊,糟糕糟糕,太糟糕了。要强打起精神硬扛三个半小时,比强打起精神硬撑四十五分钟还要耗费体力啊……那家伙,根本就是心理咨询师出身的吧,这么能催眠……”

“Arata,不可以哦,不可以对老师不敬。要叫「长谷川老师」,知不知道?”

葵突然收敛了笑容,一本正经地开口。

“是,是,我知道了……不过,果然还是很耗费体力……”

看着新一脸虚脱的样子,葵忍不住笑了起来。

“哈哈,真是辛苦了呢……”

“……葵,在幸灾乐祸。”

新的脸上突然出现了难得一见的委屈,虽然是只有葵才能看得懂的委屈。

“诶?不是不是,我没有在幸灾乐祸,只是……”

葵摆了摆手,以为新误会了,连忙解释。新却定定地看着远方,不知道在想什么。

“呐,葵,我想吃草莓蛋糕。”

“诶?”

“草莓蛋糕。”

“可以是可以,但是现在做有点……”

“葵刚才幸灾乐祸了。”

“所以说那不是……”

“老师训我的时候表扬葵了,所以我是因为葵才被训的。”

“……”

“如果葵不给我做草莓蛋糕的话,我就要惩罚葵了。”

葵看着微微低头凑过来的新,脸上烧得通红,心也在扑通扑通直跳。两人的距离越来越近,新也越靠越近。

“哇啊啊啊啊啊我知道了草莓蛋糕!!我做!!回去就做!!”

“葵最好了。”

卯月新心情大好地放开了葵,脸上露出了一抹得意的笑容。

“葵,你头上的「含羞草」正在左右摇摆喔。”

“啊啊啊新你绝对是在戏弄我吧?!!”

“没有喔。”

“很明显地移开视线了!!”



05.
“我回来了——。”

提着书包的新懒懒散散地换好鞋,身后跟着脸还有些红、双手紧紧攥着书包带的葵。不过,头上的「含羞草」像是意识到了什么一样,已经消失不见了。

“打、打扰了……”

“新,你好慢。我让你买的食材呢?”

叉着腰毫不客气地指责弟弟的是卯月家的姐姐卯月优花,不过据葵的话说,那是他们关系好的证明。

“啊,老姐吵死了。我不是说了晚一点再回来吗?给,该买的一样都没少,不该买的也一样都没少。”

“真是的,还是这么不靠谱……”

卯月优花叹了口气接过食材,似乎才反应到新的身后还站着个人。

“啊、小葵也在,真是难得呢。正好我做晚饭,要留下来一起吃吗?”

“优花姐,好久不见。在这里吃的话,可以吗?会不会太麻烦了?”

“正好新这小子买多了食材,我们三个人吃不成问题。”

“这样啊……那我正好有空,我来帮……”

“老姐,做饭就拜托你了,葵我就带走了。”

卯月新突然插话,没等两个人说完,就拉着葵的手把葵带回房间了。

“诶?新?”

葵有些反应不过来,只能任由新把自己拉回房间。


“所以,Arata,特地把我带回房间里,是有什么事要说吗?”

葵看到新进了房间后就坐在了榻榻米上,也不说话,有些不明所以。

“其实,是长谷川老师说,明天要检查要求背诵的古文篇目的背诵情况。因为长谷川老师说,葵背得很快,所以想让葵教我。”

“这样啊……果然在长谷川老师的课上擅自睡着是有苛刻条件的啊。”

葵苦笑着摇了摇头,随手从自己的书包里翻出了古文课本和练习册。

“好!那么,从哪里开始呢?就从老师今天讲的内容开始吧!好了,新你也不要坐在那里发呆了,快点过来!”

新慢吞吞地向矮桌方向靠拢。葵打开一页记了笔记的练习,指着其中一篇比较短小的诗歌。

“那,我们就从这篇开始吧!”

“……葵。”

新突然一脸认真地打断了葵的话,葵有些愣神地看向新。

“怎么了,新?”

“如果我都背完了的话,有奖励吗?”

“诶?奖励啊……这个让我想想……”

“如果我都背完了的话,葵今天晚上就留下来陪我睡觉。”

“诶?!这、这个……”

新突然从背后凑近葵,把下巴轻轻地搁在葵的肩窝上,声音轻轻的,带上了点沙哑。

“葵,你知道……上古文课的时候我梦到了谁吗?”

“梦到了谁……既然长出了「爱恋草」……那应该就是某个在杂志上看到的小姐姐吧?”

“是你。”

“诶?我?”

“我梦到了葵穿着白无垢的样子。白无垢很圣洁,但是葵比白无垢更圣洁。葵就站在白色的光里,拿着花束,对我露出闪亮的笑容。那是我见过最好看的笑容。”

“葵穿着白无垢的样子,我从来都没有想象过。不过我知道,葵如果穿上白无垢,一定就是那个样子的。”

“从小到大,一直是葵陪在我身边,以幼驯染的身份。”

“不过,我有没有机会,改变这个关系……我不知道,但是,我想试试。”

葵愣愣地听着新的话,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胡说草」并没有出现,「含羞草」也没有绽放。也就是说,这是新真实的想法?

“啊,说得太多了。在此之前,要先做一件事。”

卯月新拿过葵手中握着的笔,在摊开的练习册上写下了正确的诗句。

“诗句,我背完了。那么,葵想好要给我什么礼物了吗?”

新扬了扬嘴角,微微笑着,看着还在愣神的葵。

葵已经能感受到头上抽芽的新枝在蹭蹭蹭往上冒了,不过这一次,他意外地不反抗这样的感觉。

“新,好狡猾……说要让我帮忙什么的,果然也是戏弄我吧?!”

“不是喔,我本来就想让葵帮我补习。不过,有奖励的话,会记得更快。”

葵已经能感受到头上的枝芽在欢快地摇摇晃晃了,不过这一次,不是「含羞草」,而是「爱恋草」。

“礼物,我已经想到了,不过……暂时保密。”

葵将食指放在嘴边,做了个噤声的动作。

“诶?不要嘛……葵,我现在就想知道。”

“不——行——”



06.

今天这个神奇的世界里,也在发生着各种各样神奇的事情。

不过,能帮不坦率的人互相说出内心的情感什么的……

这样的感觉并不坏,对吧?

END.

「粗盐权佐酒,糟醅聊取暖。鼻塞频作响,俯首咳连连。*」:出自日本诗歌集《万叶集》中的《贫穷问答歌》。







突发奇想的脑洞,就写出来了。

本来开始写的时候还是13号,写完就变成了14号。

然后后知后觉地发现“啊,原来今天是情人节啊”什么的,就索性变成了情人节的贺文。

这一次是小甜饼!全文无虐!请放心食用www

祝大家情人节快乐!!

也祝我能早日脱单(。)

全文4k,食用愉快w

评论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