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思长辞。

大概…只是一个文思不定时井喷的小透明。远目。

#新葵#残缺

文/慕归辞

#短

#意识流

#多视角

#ooc归我

#黑组全员串场

#he…吧。大概?

都能接受吗?

都能接受的话↓



00.
“抱歉,不能再陪你了呢,Arata。”

“这一定……是梦吧?哈啊……睡醒了……一切就会恢复原状了。”

“Arata!不能在这里睡啊?!快醒醒!”

是梦境映射着现实的幻影,又或许,现实本就是梦境的一部分?





01.
卯月新觉得,自己的生活有点不太对劲。

怎么说呢,这根本用不上野兽的直觉,而是显而易见的事。

就好像看起来完整的拼图缺了一块。

就好像五彩缤纷的调色盘上少了一种颜色。

就好像时钟的表盘上缺少了一个数字。

就好像卯月新离开了草莓牛奶。

这是明眼人都会发现的不一样。

可是这一次,只有卯月新一个人发现了。

他看了看紧挨着自己房间的另一个房间,陷入了沉思。

那里堆积着暂时用不到的杂物,因为不常用,所以房间里的东西都积了厚厚的一层灰,轻轻一碰就能掀起一场尘埃风暴。

“那里,原来没有住人吗?”

他有些疑惑,望着杂物间自言自语。

“新?怎么一个人站在这里?”

出现了,这种熟悉的感觉。

就好像有一个人也曾经用这样的语气询问自己。卯月新有些急切地转过身,却没有看到期待的身影。

“……是春桑啊,有什么事吗?”

“「是春桑啊」……总觉得,新看到我很失望呢。好了,不说这个,新准备好了的话就先去公有间用早饭吧,差不多到例会的时间了哦?”

“是这样啊……了解。那么,我就先过去了。”

弥生春的呼唤打断了他的思路,他只好暂时结束了思考,把注意力放在之前要做的事上。





02.
“那么,接下来就是确认今天的行程。 ”

弥生春推了推眼镜,维持着一贯温和的笑容,熟练地当起了例会的主持人。

“始今天的工作主要是广告的拍摄和后续的商讨工作。”

“我知道了。”简短的回复,伴随着短暂的点头,毫无疑问来自国王……不,队长大人。

“我的话则是电视剧的开机仪式和宣传活动。”弥生春略微停顿了一下,继续宣读其他几人的行程。

“恋和驱则是参加「月歌radio」的录制。恋,驱,没有问题吧?”

“没有问题!!春桑,放心交给我们吧!!”元气满满的回复来自年下的师走驱。

“保证做出让喜欢我们的fans们满意的直播!!”同样元气满满的是年下的如月恋。

“恋和驱今天也很有干劲呢w。”弥生春微笑着夸了夸年少组的两位,睦月始也配合着点点头,露出赞许的表情。

“好了,接下来是新。今天的工作是一人分饰两角的舞台剧,新,没问题吗?”

弥生春有些担忧地看向卯月新。

毕竟一人分饰两角对于新这个年纪的少年来说还是难度太高了,尽管新在舞台剧方面有着非比寻常的表现力,但是弥生春还是担心他太过勉强。

但是话题的主角显然没有把这些话听进去,而是搅动着面前的草莓牛奶,不知道在想什么。

“新?”





03.
卯月新从来到公有间开始,就坐在议事桌前发呆。

等待了一会儿之后,他似乎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起身拉开冰箱门,取出一盒冒着冷气的草莓牛奶,重新回到桌子前。

撕开吸管的包装袋,把吸管插进盒子里,他吸着冰凉甜腻而并不令他感到厌烦的液体,目光投向了座椅旁边的空位。

那个地方,好像空空荡荡的。

空了的地方好晃眼,看起来很不舒服。

是不是多一把椅子会更好?

可是,应该给谁用?

Gravi只有5个人,不需要多余的椅子。

卯月新有些烦躁地思考着毫无答案的问题,手上的吸管不停地搅动着盒子里剩下的液体。

Gravi只有5个人?

不对,哪里不太对劲。

是哪里呢?

对了,就好像刚醒来那时的感觉。心里空空的,感觉有什么东西不见了,还是很重要,必须要找回的东西。

“恋和驱则是参加「月歌radio」的录制。恋,驱,没有问题吧?”

吸管与空包装盒摩擦发出的空气音唤回了卯月新陷入沉思的意识,也建立了他与这个世界的联系,弥生春主持会议的话语缓缓灌进他的耳朵里,他却不甚在意。

“啊,草莓牛奶,喝完了。……,帮我再拿一盒草莓牛奶。”

习惯性的话语却夹杂着不符合语境的陌生,分明是上下连贯的句子,却又残缺什么成分。在略过命令性的话语前,有一瞬间哽住了喉咙无法开口。

那时,是怎么了?

“新?怎么了吗?”睦月始最先发现卯月新的不对劲,关切地开口。

“……不,始桑,我没事。”卯月新摇摇头,又转向弥生春。

“春桑,你刚才说,我今天的工作是一人分饰两角的舞台剧?”

“嗯,是这样没错呢。”弥生春又核对了一边行程安排,才点了点头。

“……只有我一个人参加?”卯月新疑惑地开口。

“……新桑?自己一个人参加……不是新桑自己提出的吗?”师走驱看到新的脸上罕见地表现出了疑惑,有些不确定地提出自己的疑问。

“我自己提出的?”卯月新努力思索了一下,却发现自己关于这部分的记忆模糊不清。

“是啊。「搭档什么的好麻烦,所以不要。」,新你当时这么说了哦?!大家还吃了一惊呢!!因为我们当中就只有你没有搭档。”

如月恋也有些奇怪,不过还是活灵活现地学起了卯月新当时的模样,还把卯月新怕麻烦的语气夸张化了。

“吵死了粉脑袋,给我安静一点。”卯月新面无表情地开口。

“你!!你这个面瘫自由人,大早上的是不是想吵架?!”如月恋毫不客气地展开了反击。

“……你们两个,现在还在开会。”睦月始忍不住出声提醒。

两位当事人各自别过头,又看到了睦月始的脸色之后,不得已把头转了回来。空气中弥漫着火药味的气氛总算缓和了一点。

“新这样,没问题吗?今天的工作要不要先向月城桑请个假?”最后是弥生春站了出来,关切地询问着卯月新的情况。

卯月新沉默着,看着手里已经空了的牛奶盒。

“不,春桑,我没事。工作一切照常,我会按时去的。”

他站起身,手中的牛奶盒在力的作用下划过一道完美的抛物线,落进了身边的垃圾桶,卯月新随即头也不回地出了门。





04.
排练场。

卯月新拿着手上的剧本,正在一遍又一遍地顺台词。

这次的舞台剧名叫《相方》,讲述的是一个患有精神分裂症的男孩的追梦历程。

在别人眼中,他是个只会自言自语,又哭又笑的怪人。可是他却有着无与伦比的音乐才能。在他的眼中,他有和他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他们一起克服了无数的困难,约定好要一起向着梦想努力。

“……精神分裂症,吗?没有尝试过的题材呢。”

卯月新一边看着剧本,一边喃喃自语。

不知道为什么,对于剧本的最后一节,他竟然格外地有感触。

尤其是当主角知道自己患有精神分裂症,发现从小陪伴自己追逐梦想的搭档只是自己幻想出来的时候,他从不可置信到绝望,从万念俱灰到重新站起来,然后说出“我要为了我们的梦想而努力奋斗”的台词的时候,卯月新觉得自己也仿佛被他的情绪感染了。

“……为了「我们」而不是「我」的理想而努力奋斗?这家伙,有点意思嘛。”

卯月新拿着剧本,嘴角微微上扬,向台词上的主角投去赞赏的目光。

他的视线继续下移,在看到主角的名字的时候,他愣住了。

“男孩的名字是……新田*?啊,竟然跟我的名字一样。哟西,新君要本色出演了啊。那么,搭档的名字是?我看看啊……青井*?”

他念出这个对他来说本来应该很陌生的名字,分明是第一次见到,分明只是角色的名字,在念出口的一瞬间,竟然感受到了一丝熟稔,就像陪伴了多年的好友一样。

“这是……怎么了?难不成,我也得了精神分裂症?”

卯月新无力地抚上额头,不确定这股熟稔的感觉到底从何而来,但是他可以肯定,这个名字他绝不陌生。

到底是在哪里……

“新君,准备好了吗?那边的场地已经布置好了,可以开始最后一幕的排练了。”

staff桑适时的提醒打断了卯月新的思考。他点点头,放下剧本,跟随staff桑一起前往布置好的布景。





05.
“Arata,一如既往地很努力呢。”

“那是因为有Aoi的陪伴啊。因为有你,我才找到了追逐梦想的意义。”

“是呢,约好了要一起成为idol,现在梦想终于要实现了呢。从这里走出去,Arata就能实现自己的梦想了哦?”

“Aoi?你怎么了,今天好像不对劲。”

“对不起啊Arata,我只能……陪你到这里了哦。”

“Aoi,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明白?”

“Arata一定也明白的吧?餐桌上的另一套餐具为什么总是积灰,屋子里的米为什么用得这么慢,房间里为什么总是很冷。我们从小一起长大,为什么一张合照也没有,这些,Arata一定也……”

“够了!Aoi,我不想听。既然今天这么开心,为什么要说这些不愉快的呢?”

“但是,Arata从今天起就是idol了哦?不能再带着我这样……不存在的人了。Arata有属于Arata的路,也实现了Arata自己的梦想,我已经……不需要存在了。”

“胡说,你才没有不需要存在!因为你,我才有勇气追逐自己的梦想啊!”

“但是,Arata一定也明白的吧?我是Arata创造出来的「搭档」,Arata实现梦想之后,我就不存在了哦。”

“不要!如果Aoi会消失的话,那我不要梦想了!”

“不可以呢,不可以说孩子气的话哦?Arata已经是大人了。”

“……你看你看,其实,我就是Arata哦?所以,我不是消失了,而是在某一个地方,和Arata一起努力着。所以,Arata也要带着我们的梦想,一直努力下去,好不好?好了,要来拉钩哦?”

“……Aoi,我不要你离开。”

“别放弃啊,Arata。你听到外面的呐喊声了吗?她们都在等待着你、支持着你哦。所以,你也要拿出最好的表现来回应她们。来,拉开帷幕吧?Arata的话,一定可以做到的!”

“Aoi……”

“……Aoi?”

“Aoi。”

“我……不会放弃的,绝对不放弃。因为,梦想不是我一个人的,而是我们的。这是我们一起拼搏的结果,我怎么忍心让它白白消失掉?那样,连同跟你在一起的回忆……也不见了啊。”

“所以,就算拼尽了全力,就算摔得很难看,就算再不像样,我也要让大家看到我努力拼搏的身姿。因为,这是我们的梦想啊。”

“Aoi,我们的梦想,由我来守护!!”





06.
“卡!”

导演喊了“卡”之后,卯月新难得地发现自己流泪了。无意间溢出的泪水布满了整个脸庞,他有些茫然地抚摸着脸上的水痕。

奇怪……是因为表演太投入了吗?这样的情况在感情表达苦手的他身上还是第一次见到。他悄悄背过身去,擦干了脸上的泪水。

“好!非常好!!”

导演用力地拍着手,难得地夸赞了卯月新,看起来对他的表现很满意。

“新君,你这次的表现很棒!表情比以前有了更明显的变化,动作和语言也展现出了人物深刻的感情,那种「我要为了守护两个人的梦想而努力拼搏!!」的气势,我想观众一定也会感受到的!”

“是,多谢导演,我会继续努力的。”卯月新微微鞠躬,谢过了导演的夸赞。

“新君今天表现不错,那么我们今天就先到这里吧。摄影,后勤,收工了。”

导演似乎因为卯月新的超水平发挥而心情大好,于是大手一挥放了全剧组半天假。

“说起来,新君待会要和我们一起去吃饭吗?”staff桑一边收拾场上的道具,一边随口问。

“……不了,我还有事,改天再约吧。”卯月新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出言拒绝了。

“这样啊……机会还很多,新君要是有事的话就先离开吧。”

staff桑露出有些遗憾的表情,但也没再多计较。卯月新又微微鞠了一躬,对在场的staff们表示感谢后,就收拾东西离开了。





07.
说是有事,其实卯月新根本没有任何安排。

他只是觉得有些烦闷,所以想自己一个人出来走一走,散散心。

明明只是照着台词和自己的想法表演出来,却无意中被泪痕布满了面庞,让他有些在意。

他平时可是通读了剧本无数次都无法领会台词所表达的感情的,今天只是草草地看了眼剧本,却无意中达到了共情的效果?不弄清问题的答案,他还是无法专心地去做其他事情。

在大街上漫无目的地走着,不知不觉走到了便利店的门口。店门内溢出的冷气让他感受到了丝丝凉意。

他不由自主地停下了脚步,买了一盒草莓牛奶,熟练地拆开了吸管的包装纸,把吸管插进盒子里,他满足地喝着草莓牛奶,一边重新踏上了征程。

吸管和空纸盒摩擦发出的气音突兀地响起,卯月新摇了摇手里的草莓牛奶盒,有些懊恼地扔掉了空盒子。

“又空了啊……待会回去的时候要再买一盒。”

他自言自语着,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又补充道。

“不行,……说每天最多只能喝三盒。刚刚是第三盒,不能再喝了。”

说完后,他意识到自己又在不经意间说出了不符合语境且不通顺的句子。那个句子里,分明还有个被省略的主语。

又来了,这种熟悉的感觉,却没有任何来由。

他有些烦躁地坐在一棵樱花树下,一抬头才发现,这棵樱花树正是月之寮附近一个公园的一棵粗壮的百年樱。

“不知不觉走到这里来了……没有变装,不知道会不会被发现呢?”

他顺势靠着樱花树躺下。

“要是被发现了,就大大方方地承认好了。”

他毫不在意地躺在樱花树下,脑海中只有那个被忽略了的主语。

“本该有人住却塞满了杂物的房间,空旷得不合理的位置,还有熟稔却没有主语的话语……这简直,就像是那个剧本的翻版一样。”卯月新不满地吐槽着。

“不过,这一天的确充满了不适。”

卯月新叹了口气,给自己换了个舒服的姿势,又继续回忆起今天发生的事。

“早上没有人叫自己起床,差点错过例会。”

“吃早餐前也没有人给自己递草莓牛奶。”

“旁边的椅子没有人,显得好空虚啊。”

“即使是自己一个人的工作,少了一个人说话也好不习惯……”

“我会不会,也得了精神分裂症?”卯月新突然萌生了这种想法,又摇了摇头,没来由地否定了这个说法。

“青井……Aoi……是谁?”

卯月新轻声念出这个写在剧本上的角色名,这种感觉和通读了剧本多次的熟悉感不一样。在第一次看到这个名字的时候,卯月新就觉得熟稔。如果说他需要什么人陪伴,或许下一秒脱口而出的就是这个名字。就好像是,这个名字的主人,长久以来一直陪伴着他一样。

“啊……好累。是梦吗?是梦的话,也未免太麻烦了。”

现在是下午两点。午后的太阳经过枝叶的过滤,仍然有部分漏在了卯月新的脸上。他微微抬起手,遮住恼人的亮光,却依然从缝隙中看到了天空。

“啊,是晴天啊。这样的晴天,以前好像也见过呢。”

像极了,一个人的笑脸。不过,那个人的笑脸可比天空要美得多了。

“啊……困了……这样暖洋洋的天气,真适合睡觉呢。”

微风拂过花枝,带落了少许定力不足的花瓣。卯月新懒洋洋地躺在樱花树下,毫不在意飘落的花瓣有一部分漏在了他的身上。

“是梦……吗……是梦的话……还是醒来比较好……吧……哈啊……”

他打了个大大的哈欠,沐浴着温暖的阳光,呼吸声渐渐变得均匀而绵长。





08.
“Arata!Arata!醒醒啊——”

“唔啊……”

“不能在这里睡啦!!Arata!快醒醒!”

“谁……?”

“Arata?!听得到我说话吗?!”

“你……是谁……?”






END.


补充设定。

*新田:姓,也可以作名,与Arata同音。

*青井:同上,与Aoi同音。

Aoi做姓,有人说翻译成“苍井”,有人说翻译成“青井”,我个人更喜欢“青井”这个翻译,也觉得更像人名,所以就用了“青井”这个名字。

翻译源自百度贴吧的日本姓氏大全,因为我本身也是一知半解,所以如果有出错的话欢迎评论区提出指正w


后记。

也是一个突然而来的脑洞。

说是短文,写出来也有将近6k了,其实一点也不短啊。

对不起呢,又写了虐,要是有被虐到的小可爱我先在这里道个歉啦w

起因大概是不切实际的脑补,想看看新总的生活没了葵会怎样,脑洞成型之后就付诸实践去描绘了。没想到还挺成功的?w

这里面有部分是从葵的drama里得到的灵感,陪发小当爱豆什么的,于是就有了后来的舞台剧。

不过这次的文章其实真的不虐,比起上次从一开始就铺垫的悲剧氛围,这次的环境也只是轻松简单的日常而已。

嗯?你问00章?00章是误导你的www

至于最后是be还是he,就留给大家自己判断啦w

开放式结局其实超容易脑补的对不对——

(↑请不要为烂尾找借口x)

啊,我终于有勇气打上黑组全员的tag了,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看到这里的小可爱们非常感谢www

评论(6)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