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思长辞。

大概…只是一个文思不定时井喷的小透明。远目。

#新葵#If I Were You

文/慕归辞

#正文BE,番外未知
#不会描写所以意识流为主
#多视角所以看起来很乱
#OOC归我
#都可以接受吗?
#都可以接受的话↓



00.

他伸出手,轻轻抚摸着镜中那令他熟悉到无法遗忘的容颜。

凌乱而随意的黑发,还保留着初醒时带有艺术气息的猫耳,平日里深邃得看不出一丝波澜的灰眸,在看见镜中的容颜时带上了些许迷茫,总是面无表情让人看不出情绪的脸,此刻却传达出了惊愕这种神情。

分明是记忆中懒懒散散的样子,却又不再是记忆中那看到就会令人心安的样子。

如果是平常,他或许会无奈地笑着,帮他抚平头发上的猫耳,然后试图让他从睡眼朦胧的状态中清醒过来。

可是现在,他无论如何也笑不出来。

他还在这里,就说明……

啊、想起来了。卯月新已经……

01.

在闹钟的催促下起床洗漱,准备好两人份的早餐后叫卯月新起床,是皋月葵每天早上一定会做的事。

摊好一个薄厚适度的蛋皮后,把炒好的饭均匀倾倒到蛋皮上,小心包好。在准备挤上番茄酱的时候,客厅传来了细微的脚步声。

“咦?arata,今天这么早就醒了吗?”葵看了看手上的手表,往常这个时间新是绝对起不来的。

“嗯,蛋包饭——闻到香味就醒了。”声音闷闷的,显然是还没清醒过来。

葵正要说些什么,腰上猝不及防被搭上了一双手,环抱得很紧,似乎不愿放开。那人将下巴搭在他的肩膀上,轻轻地蹭着。

“aoi也好香——fufufu♪”

“arata——快放开我啦!”

葵的脸上迅速腾起一抹绯红,他放下手中的食材,伸手去解开那人圈在自己腰上的手。

“早餐还没好呢……那个,arata先去拿草莓牛奶吧?和往常一样,在冰箱上层。”

“了解——。果然还是aoi对我最好了。”

“在说什么啦!”

卯月新看着自家恋人迅速红起来的脸,满意地露出胜利的微笑,没有再继续捉弄他。

拉开冰箱门,冰箱的上层放着几盒草莓牛奶,和一个看起来十分美味的草莓布丁。

“诶,草莓布丁?葵,这是你做的吗?”

“草莓布丁?没有啊,我最近没有off所以应该没时间做布丁才对……”葵迟疑了一会儿,努力回忆着最近出现在公共间的人。

“不过,也许是夜留在这里的?”

夜偶尔会来给Gravi的大家做饭,所以经常借用厨房。而且月之寮里也只有这么一个狂热的草莓爱好者,就算是夜,用意也是很明显的。

“这样……夜真好啊,改天见到他和阳一定要好好答谢。”

新在短暂地把夜和草莓牛奶之神划等号之后,
没有任何迟疑,取出了冰箱里唯一的草莓布丁和一盒草莓牛奶。习惯性地把吸管插进盒子里,又把草莓布丁端上桌,安静地等待着早餐和葵。

“给,久等了!”葵端着做好的蛋包饭上了桌。

“唔哦——不愧是葵,好香啊!”新拿着餐具,灰色的眼眸在看到蛋包饭的那一刻闪闪发光。

“哈哈,新这么说我很开心呢。好啦,快点吃,吃完了就要开始今天的工作了哦。”

“是是——。想到这样舒服的天气还要工作,就忍不住让人想睡觉呢。”

“不能这样啦arata——”

今天也是一个日常得不能再日常的早上呢。

02.

“喂,葵君——”

“……是,新……你要说什么……我大概已经知道了,所以不用说也可以哦?”

但是……结束了拍摄之后回到宿舍直接累得睡在了沙发上,醒来之后发现和自己的恋人互换了身体什么的,该从哪里开始吐槽才好?!

“啊,自己的脸上写着‘醒来之后发现和恋人互换了身体该怎么办啊’这种情绪诶,好神奇。”这是卯月新给出的第一反应。

啊,好像看到了葵从沙发上滑到了地下。

“……该说,不愧是新吗,反应果然和一般人不一样啊。”葵苦笑着重新坐回沙发上,表情中写满了无力。当然,是在新的脸上表现出来的。

“arata不奇怪吗?昨天明明只是去拍摄杂志用的照片,在摄影棚待了一天之后回到家里就睡着了,醒来就出了这种事……”葵从沙发上坐起来,虽然已经接受了,但心里的好奇还是让他忍不住想知道自家恋人在想什么。

“因为昨天冰箱出现了来历不明的草莓布丁啊,今天就出了互换身体这种事,那只可能是那位隼桑了吧?”

“啊哈哈,那位隼桑还真是……可怕啊。”

虽然不能与迅速适应设定的新相比较,但在听过了阳和夜讲述他家队长的光辉事迹之后,葵也迅速适应了这位不科学的魔王大人的作风。总之……大概只是隼桑一时兴起的恶作剧吧。

“那现在怎么办,要去找隼桑吗?”

“不。”自家恋人果断地拒绝了这个提议。

“arata?”葵有些迟疑地开口。

“aoi,互换身体这种事不是每个人都能经历的,听起来很有意思不是吗?呐aoi,既然隼桑给了我们这样的机会,那我们就好好玩一次吧?”

“……不祥的预感啊arata。”

“在互换身体期间,让我们来我们互相扮演对方吧!要做到不让始桑和春桑他们发现哦?”

“……这样不好吧arata,被发现会很惨的。”葵小心谨慎地建议道,毕竟接下来没有off,这样胡闹也太乱来了。

“不会哦,aoi,你忘了吗?我们接下来是双人舞蹈的排练,只要动作到位,不会出问题的。”

“……好吧,但是,还是不能乱来哦?”葵最终还是选择了妥协,自家恋人虽然平时偶尔会胡闹,但是正经时候总是不会出差错。

嘛,既然他想玩,那就陪他好好玩吧。

03.
“葵君,动作错了,请不要自己修改舞步!”

“新君,这里漏拍了,请跟上节奏!”

“是、是!不好意思!”

葵弯着腰喘着粗气,不停地向着编舞老师道歉。他瞟了一眼身边的恋人,分明带着自己惯有的爽朗表情,此刻却传达出了一丝幸灾乐祸。

真是的,到底哪里不会胡闹了啊?!

“算了,舞蹈的事情也不急,葵君和新君要是累了的话就先休息一会儿吧,我们稍后继续。”

好在这个编舞老师似乎刚来没多久,脾气又很好,葵和新才没有那么吃力。葵悄悄捅了捅身边的恋人,示意他这个时候应该到他发言了。

“是,我们知道了,十分感谢!”新学着葵平常的样子,深深地鞠了一躬,用恭敬的语气表示感谢和歉意。

硬币投入自动贩卖机发出“叮”的声响,继而是软壳包装的饮料落下时发出的闷闷的声音。

“呼……总算是结束了。”葵坐在椅子上,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气声。

“辛苦了,aoi。”

“还不是因为arata老是不按照舞步跳,作为搭档的我可是配合得很辛苦啊?!”

葵看了看新,后者则毫无自觉地喝着草莓牛奶。

“抱歉呢,葵。不过,葵的身体跳起舞来我超——不适应的。啊,开玩笑的。”

新在看到自家恋人略有愠色的表情之后,没有丝毫犹豫地收起了玩闹的语气。葵生气起来是要世界末日的。

不过,总不能说自己是因为看到了镜中那属于恋人的容颜之后看呆了,所以才跳错了舞步的吧?这样老实承认也没什么不好,但是无论如何都会受到惩罚的。

卯月新在短暂的思考之后,决定把自己的小心思按下不谈,巧妙地开启了新的话题。

“啊,扮演了一天的葵王子,好累啊。无时无刻都要亮闪闪什么的,实在是太困难了。”

“所以说,我不是王子啦新!还有亮闪闪也……”葵无奈地反驳新的话。

“啊,为了扮演好葵君,今天一天都没有喝到草莓牛奶呢。”

“是呢,今天的确没有看到新喝草莓牛奶呢。”

葵点点头,今天一天的确没有看到视草莓牛奶如信仰的新喝草莓牛奶呢,真是辛苦他了。

“憋坏了啊。为了扮演好葵君,新君也是很努力的哦!所以现在要好好奖励自己!”

“这个不是理由啦arata……”葵只能露出无奈的笑,一边陪自家恋人玩。

虽然这一天过得很胡闹,不过新看起来很开心呢。想到这里,葵的心里也溢满了满足感。

“走了葵,编舞老师在叫我们了。”

“是、是,我们快走吧——”

偶尔胡闹什么的,其实出乎意料地很开心呢?看着恋人的身影,皋月葵在心里默默地想。

04.

皋月葵醒来的时候,屋子里漆黑一片。

窗外的天色灰蒙蒙的,让他分不清是白天还是夜晚。过于沉重的雨水不停地拍打着窗户,发出“啪、啪”的声响。时不时造访的亮光映亮了漆黑的房间,也映亮了睡在自己身边的人的脸,然后巨大的轰鸣声也随之造访。

借着闪电的亮光,葵看清了睡在自己身边的人的脸,一如既往地面无表情,却在自己身边睡得毫无防备。他的手还轻轻地扣在自己身上,以一种保护的姿态护着自己。

“真是可爱呢arata……睡着的时候,像个小孩子一样。平时明明是这么随心所欲的人啊。”看到自家恋人的睡相,葵忍不住笑了出来。

抬手看了看手上的手表,虽然窗外的天气看起来像是傍晚,但表盘上的时间清晰地指向了早晨。不能再睡了,是时候该起来为今天做准备了。

掬一捧冷水,使自己能够快速清醒。看向镜子中属于自己的脸,葵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他和新互换身体的体验已经结束了。想来应该是隼桑的魔法有时限,所以时间过了之后一切就恢复如常了。

“太好了……虽然互换身体真的很有趣,果然还是让一切回到原来的样子比较好。”葵发出感叹。
新的电波和我行我素,果然还是很难理解啊。随时都得紧绷着,害怕别人发现自己不对劲的感觉,体验过一次就够了。

今天葵是难得的off,和新一起。

月之寮里也只有他和新两个人,其他的人都因为工作而先后出门了。看着空空荡荡的月之寮,葵突然有了一个想法。

“今天难得有时间,不如就从购买食材开始,好好做餐饭,让努力工作的大家都享受一下吧!”

卯月新是被闪现到脸上的亮光弄醒的。

不,与其说是闪电的造访打扰了他的美梦,倒不如说,唤醒他的是强烈的野兽直觉。他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像是心被反复撕扯后又被狠狠地塞进了密不透风的缝隙,让他很不舒服,所以无论如何也不能继续再睡下去了。

他下意识地探向身边,属于另一个人的位置不知何时已经空了,冰冷的温度和空荡荡的触感都在向他证明,葵不在房间里。

“葵!”

卯月新连忙跑出房间,正好看到穿好衣服拿着雨伞准备出门的葵。

“葵——”

“诶?arata?”葵有些意外地看着急匆匆地跑出房间的新。

他赤着脚踩在冰凉的地上,身上的睡衣还保留着因为翻滚而有些松松垮垮的样子,看起来很着急。他不由分说地挡住了葵的去路,用力地将他拥入怀中。

“葵要去哪里?”新急切地问道。

“啊,因为难得地off,所以想给寮里的大家做餐饭。今天有新最喜欢的意大利方饺哦!”葵以为新只是做了噩梦,轻轻地拍着他的背,用轻松的语气哄着他。

“……不要去。”

“诶?”

“外面下雨了,所以不要去。”

“诶?可是……我有好好地穿雨衣哦,也带了雨伞,所以没关系的哦?我很快就会回来的。”

抱着自己的人有一瞬间的迟疑,沉默着不发一言。正当葵想继续问的时候,新的声音闷闷地传来。

“如果葵一定要出门的话,我也去。”

05.
葵最后还是经不住新强烈的要求,带着新一起出门了。

新撑着伞,低着头走在路上,罕见地不发一言。一种诡异的尴尬萦绕在两人身边,让葵觉得很奇怪。平时的新虽然很少说话,但是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他还是会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毫无关联的话题。今天,怎么了?

一道闪电将天空映得亮如白昼,继而带来了让人振聋发聩的轰鸣声。今天的雷声格外地大啊。

“新?”葵决定率先开始话题。

“怎么了,葵?”毫无起伏的语调,和往常并无不同。

“不,只是觉得新今天很安静呢。”

话题又陷入了诡异的沉默,新并没有给出回复,而是发着呆,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啊、啊那个,说起来,今天早上新那样地阻拦我,是发生了什么吗?”

“……不,什么也没有。”

这样什么都不愿说的新,甚至不愿意交谈的新,葵还是第一次见到。正当葵打算继续寻找话题的时候,新忽然停下了脚步,若有所思地望向了雨幕。

“快到便利店了。葵,买完了给大家做饭用的食材,我们就回去吧。”

“啊、好,好的。”

卯月新觉得心里很不安,他觉得比起出门,今天还是待在家里更好。什么都不做地,待在家里,睡觉也好,帮着葵做家务也好,就是不要出门。

但他知道葵是有了想法就会去努力的人,他想给大家做饭,卯月新觉得自己没有理由阻拦他。

他眯着眼睛,看了看天空中因为密布的闪电而过于刺眼的天空。

是白天啊,虽然灰蒙蒙的,但是确实是白天呢。

他沉默地往前走着,从月之寮到便利店之间的路显得格外地漫长。一边思考着心里的事,一边还偷偷看向葵,调整步伐不让自己的恋人被落在后面。

所以意外发生时,他一瞬间就反应过来了。

在这一刻,他突然格外感谢自己被称为野兽直觉的洞察能力。

刺眼的亮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降临到身边,他几乎快要看不到自己心心念念的身影,但他还是清晰地从那人的脸上读出了呆愣。

身体传来一丝违和,但他没有任何犹豫,快速地将他抱紧,按进怀中,防止他受到波及,在感受到身上的酥麻的一瞬间,他用力地将那人推向安全的地方。

“……arata?!”

“太好……”

身后响起了一声巨大的轰鸣声,整个天空被映照得亮如白昼,隐隐带着嘲笑的意味,可是靠在一起相继倒下的两个人都已经听不到了。

06.
我觉得自己沉睡了很久很久,也做了很久很久的梦。

梦里是熟悉的家门口,有着黑色头发的男孩把哭得眼睛红肿的我送回家之后,摇着铃鼓唱着并不好听的歌谣哄我开心。虽然五音不全,但那份想让我开心的心情让我忍不住破涕为笑。

画面突然转变,变成了小学的教室里。已经拔高了身高的少年挡在我前面,留给我一个可靠的背影。他一边喘着粗气,一边说着“不许你们欺负葵”,脸上露出凶狠的表情。他张开的手把我紧紧护在身后,不让任何人接近我。

画面又发生了变化,已经高了我半个头的少年拿着一盒草莓牛奶,脸上还带着刚睡醒的迷茫,用懒懒散散的语气说“葵,借我笔记,不然明天老师又要训我了。葵忍心看到我被老师训吗”,一边露出有些委屈的表情。

再后来,是穿着黑色打歌服的少年,站在自己身前,用温暖的手握着自己因为紧张而变得冰凉的手,没有什么表情的脸上似乎还带着一点兴奋。他一边说着“唔啊要上台了,好期待啊”一边拍拍自己的肩膀,说着“葵,终于能和你并肩站在舞台上了”。

梦境的最后,是他穿着随意的样子。他的脸上是懒懒散散的神情,手插在口袋里,像往常一样我行我素。

“哟aoi,没想到还能再见到你。”

他伸出手,像往常一样随意地打了招呼,然后双手环住我的身体,给了我一个漫长的拥抱。和睡在身边的时候不同,他抱得很用力,甚至让我觉得有些喘不过气。他的头贴在我的颈边,过于沉重的呼吸声响彻在我的耳畔。而他却一直抱着,没有放开的意思。当我想要出声询问的时候,他松开了手。

“你该回去了,aoi。”

他转头,若有所思地看向不远处的亮光,我才模模糊糊地想起之前发生的一切。我猛地摇了摇头,声音不知不觉带上了哭腔。

“不要!我不要回去啊arata……!”

“大家都在担心你,所以你不能再睡了。”

他停了一会儿,脸上的表情像是为了“不能再睡”这个描述而惋惜。

“我很开心,是真的开心。你看,我在笑哦。”

他真的在笑着,嘴角微微上扬,是那张面无表情的脸上很少会出现的笑容。然后他又摇了摇头,收起了笑容。

“抱歉呢,不能陪你了。”

“不过,aoi的话,一定能生活得很好吧。”

“不要这么说啊arata!!”

他叹了口气,似乎有些困扰,望向我的眼神里充满了不舍,

“aoi,不要哭。看到你哭,比死掉更让我难过。”

他伸出手,又像是要让自己克制一般,放下了手,没有再上前一步。他转过身,只留给我一个模糊的背影。

“我爱你……aoi。”

依旧是尾音上挑的发音,现在听来却让我止不住地泪流。我看着那道身影渐渐地消失在我眼前,过于刺眼的光把我吞没,让我忍不住遮住了双眼。

“arata?!你要去哪里?!”

“新桑?新桑?!始桑,春桑,快来看!新桑他醒了!!”

一道因兴奋而炸开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震得他有些不舒服。在那道声音远去后,身边又陆陆续续多了许多声音。

他尝试着睁开眼睛,又因为灯光太过刺眼而闭上了眼睛。反复睁睁闭闭几次之后,才适应了灯光的亮度。

始桑、春桑、驱和恋站在床边,投来关切的目光。医生和护士抱着检查报告,站在床的另一侧。

“新桑,你终于醒了!!你再不醒来,我们都要吓坏了!!”驱率先开口。

始严肃地看了一眼驱,示意他这里是医院,驱在意识到自己的音量过大后而慌忙捂住了嘴。

“a…rata……?”他有些茫然地看向驱,重复着自己捕捉到的最关键的字眼。

“新,感觉怎么样?有不舒服的地方吗?”春关切地开口。

他缓慢地活动了一下自己的身体,除了酥麻感之外,似乎没有什么外伤,也没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他撑着床,试图让自己坐起来,又因为无力而重新躺倒了回去。

“别动。”始扶住了他,又在他身后放了两个靠枕,才叮嘱道,“你的身体受到了影响,加上卧床多日,无力是正常的。”

他闻言点点头,不再乱动了。比起刚醒来时混混沌沌的状态不同,他扫视了一圈,没有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

他抬起手,茫然地抚上额头,刚想开口询问,突然意识到不对。这双手,不是自己的。宽大的手掌,和自己纤细的手感觉不一样。

“a……oi……呢?”

听到这句话,所有人都沉默了。

恋和驱小心翼翼地交换了一个眼神,然后一同看向始。春推了推眼镜,轻声开口。

“葵他,因为伤势太重,在来医院的路上就没了气息。”

始几不可闻地叹了口气,沉默片刻,才轻轻开口。

“节哀顺变,新。”

07.
“真的不要换回去吗?如果你想换回去的话,我可以帮你哦。”霜月隼捧着一杯红茶,望着那人的眸子中看不出一丝情绪。

“不,谢谢隼桑。但是,如果换回去的话……他就彻底地消失在我的世界里了。”

“抱歉呢,给你们添了麻烦。”脸上一向带着玩味的笑容的人,表情似乎有了松动。

“不是隼桑你的错。谁都……想不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08.
皋月葵于雷雨天的一场雷电事故中去世,是Six Gravity和Procellarum的大家都避而不谈的事。

月野艺能事务所发布了讯息后,迅速在艺能圈内引起了巨大的反响。

而昏迷了三个月之后终于苏醒的卯月新,拒绝了事务所给他安排新搭档的提议,在修养了一段时间之后也迅速投入了工作中。

在那之后,一切如常。

卯月新还是懒懒散散的,时常在公共间的地板上伴着阳光入睡。

卯月新还是偶尔找如月恋的麻烦,和他拌嘴吵架。

卯月新还是草莓牛奶不离手,在喝了三盒之后突然意识到,没有人可以来制止自己。

卯月新还是面无表情的样子,让人看不出他在想什么。

但是他也会偶尔去厨房给夜帮忙。

他也会偶尔在阳光下给黑田和可乐饼刷毛。

他偶尔也会自己一个人沉默地看着恐怖片,然后在噩梦的惊扰下无法入睡。

但是,在那之后,有什么在悄然发生了变化。

叫嚷着“今天也要让世界充满爱”的失恋red再也没有出现。

有着奇奇怪怪的电波反应的卯月新也再也没有出现过了。

演唱着“桜とともに君だけを。”的卯月新经常会动情落泪。

害怕打雷的卯月新,在雷雨天的时候会独自缩在房间一角。

Gravi的大家都觉得,新受了那次事故的影响,所以在努力改变自己。因为葵不在了,所以新在努力成长,努力学着葵的模样。

只有葵一个人知道,在新离开之后,他突然间理解了新每一个动作里的意思。

Gravi的王子殿下,拥有爽朗笑容的皋月葵,在三个月前死于雷电交加的暴雨天。

完。

补充设定:
1、第一次交换是因为吃下了隼放在公共间的带有魔法的草莓布丁,魔法生效是两人在沙发上睡着的时候,魔法时长是24小时。
2、第二次交换是因为雷电。雷电先打到的是葵,在打到之后新就进入了葵的身体里,后来新用葵的身体把在他身体里的葵按下,推开,然后承受痛苦死去,所以春说“葵在路上重伤去世了”。
3、第二次交换是意外,和隼没有任何关系,隼会自责只是因为他开了先例,误打误撞导致了事故。
4、双人舞蹈新跳的是葵的舞步,葵跳的是新的舞步,两个人的具体舞蹈风格参考了上仁葵和山崎新。
5、00章是和正文不同时间写的序,因为后来故事结构略有变动所以和正文没有太大的联系,可以理解为是新身体里的葵在修养期间意识不清醒的时候的反应。

后记。
在空间看到了“灵魂互换后一方死亡”的梗,脑海里就浮现出了这篇文。然后又想到了之前看到的另一个梗“他说他爱你,然后转身奔向既定的死亡”什么的……感觉两个梗糅合在了一起啊。
第一次写文所以行文看起来可能比较混乱,对其他角色的把握也可能不太到位。欢迎指正欢迎捉虫。
关于名字,文章里出现了英文和中文两种表达方式,但是基本上都是根据场景写下的第一反应,后面为了方便就都写了翻译的名字,所以看不惯的朋友还请多多包涵_(:зゝ∠)_
如果有看得上我的小伙伴欢迎扩列欢迎勾搭?诶虽然并不知道要怎么扩列就是了。(,,•́ . •̀,,)

评论(5)

热度(28)